春藥購買

給我帶來壹大包蔬菜,春藥購買

  陰歷二月,姐進城看病,給我帶來壹大包蔬菜,壹再囑咐,回家好好壹下,包裏面有妳愛吃的蒿子面呢。下班回家,第壹件事情就是把蒿子面從包裏取出來,放進冰箱。姐細心,包裏還裝著早春的嗆菜,根須尚細的蒜苗和壹瓶大蒜辣椒。愛人壹邊挨個兒分揀,壹邊自言自語,這麽多好可口的吃食,我們可以吃壹段時日了。

  蒿子面是姐的拿手飯。每催情水類 春藥購買年春天,蒿子冒芽拔尖後,她總是在第壹時間掐壹大包嫩綠的蒿芽,挑選摘洗後,在早春的陽光下攤開晾曬上多半天,待蒿芽水分散盡,然後就著上等的面粉和在壹起,用壓面機細壓上三四道,待蒿芽完全揉進面團裏,整塊面薄厚勻稱,呈草綠色,方可撒上包谷面,來回折疊成幾層,裝進冰箱。待要吃時,再取出面塊,根據個人喜好,切成面條或者面片,攤薄放在案子上。然後搬來酸菜壇子,撈出三兩把芥菜泡成的酸菜細切,鍋燒紅後,用鏟子從油罐子斜鏟出核桃大小的壹塊豬油入鍋燒化,將酸菜和事先準備好的辣椒絲、生姜條、蔥白壹起投入鍋中左右翻炒,分鐘余,倒入壹碗酸菜湯,燒沸,舀出湯汁。舀幾瓢涼水入鍋燒開,將蒿子面下鍋,用筷子勤挑慢攪,沸水中,綠色的面條或者面塊逐漸還原成草綠色,在鍋內蒸騰起霧飄香,面熟到八成左右,將尚溫的酸菜湯倒入鍋內,抽取竈糖內的明火,案板上早已切好的蒜苗撒進鍋裏,即可大碗撈面、盛湯、解饞。筷子三兩攪,呼嚕壹口蒿子面入口,淡淡的草香味壹下子竄滿整個口腔,真是壹種接地氣的享受。

  當然,這是稍微大眾壹點的吃法。這幾年,我們也在不斷地改良各種吃法,最過癮的吃法是,將酸菜炒好後並不出鍋,直接加水燒沸,抓上多半把包谷珍,手指微松,包谷珍飄灑入鍋,然後再下面。多了這個環節,煮熟的蒿子面浸在金黃的包谷糊糊裏,鍋內黃的溫潤,綠的流翠,看起來很是養眼,若是撈入白色的瓷碗中,再加上少許紅辣椒,簡直就是壹幅畫,淺打底、草綠潑染、深紅點綴,瓷白勾邊,甚是養眼。

  吃著姐做的蒿子面,身上壹陣暖和,女兒將其稱作蔬菜面,邊吃邊稱贊姑姑的手藝。蒿子是鄉間最常見的壹種草本植物,在我小的時候,這些長在旁的蒿草是上好的豬草。那時,壹開春,家裏的糧食所剩不多,尚夠我們壹家糊口,圈裏的幾頭豬仔餓得嗷嗷叫,只能靠早春的野草充饑,我和姐每天放學後,草草寫完作業,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找豬草。姐比我高,比我胖,姊妹倆壹人提著壹個竹蔑。姐讓我走在前面,她在後面,找豬草是個眼神活,得環顧四周,留意旁或者田坎上新長出的野草。剛冒芽的蒿子、蛾腸草、苦菊、毛毛蒿、黃花苗等等,這都是我們尋找的目標,也是豬仔們最喜食的草料。姐總是讓著我,看到田坎上壹大兜蛾腸草,姐總是笑吟吟地喚著我的乳名,讓我先去連根拔起裝進,常常我的已經快滿了,她的才裝了少許豬草。姐歡實,在田坎和旁上躥下跳,天黑前,就是滿滿催情水類 春藥購買壹豬草。

  在春天,我們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溝邊。旁的豬草被其他夥伴摘走了,田坎邊壹般不能輕易光顧,以防踩踏了莊稼。二三月的溝邊,溪流旁盡是綠油油的水草,油綠的水芹菜和灰條子嫩乎乎的,成片成窩在溪旁,我和姐穿著布鞋,怕弄濕了鞋底,只好在溝邊來回蹦跳,發現壹兜水草,別提心裏的那個高興勁兒。黃昏的時候,提著慢慢壹大豬草回家,常招來大人們的表揚,說我們姊妹倆懂事,說我們手腳利索,美滋滋地回家後,將豬草撒進圈裏,豬仔們哼哼唧唧吃得撲棱著大耳朵,我們站在圈旁,盼著它們早點添膘長肥,那是我們壹家子緩解拮據生活的指望和念想。

  到了暮春,野草花期過後,都長出木本的藤莖,豬仔已經不能下咽,的蒿子成為我們裝進裏的唯壹選擇。蒿子葉片肥厚,掐去頂端尚且嫩綠的蒿芽,回家細剁後倒入圈裏的石槽,加水後攪拌些麥麩,不用喚,豬仔們就湊上來大口吞食。

  打豬草伴著我的童年。到後來,姐長大了,去了鎮上讀初中,放學後我壹人出去找豬草,似乎孤單了許多,心裏空蕩蕩的,少了姐的提醒和照應,得更加賣力的四處尋找,方能將那些我們熟識的野草裝進。沒了姐的陪伴,母親壹再交代我,別跑遠了,就在附近的院子和自己的田坎上去找找。有時,天快黑了,提著多半豬草垂頭喪氣回家,母親也不嚷嚷,只是問我,咋不多掐些野蒿子呢。催情水類 春藥購買

  慢慢長大了,不再提著四處找豬草了,姐也因為成績靠後回家務農了。每年放假,我和姐依然去打豬草,但此時已經不再僅局限於那些蒿蒿草草了,得背著背簍,拿著砍柴刀,到山上去砍倒壹個個氈棚般的葛藤,大把拉回葛葉回家餵豬。姐依然像小時候那樣先顧著我,等我背簍和裏的葛葉裝滿後,才開始自己忙乎。我坐在葛藤旁,看著姐忙乎,有時打個盹迷糊壹會兒。臨近晌午,姊妹倆背著豬草回家。

  不打豬草已經多年。今春有事,回了老家兩次,看著院壩和田坎邊那些嫩乎乎的蒿草,手又癢癢,可惜母親不再餵豬了,這些當年被我們視為寶貝的蒿草的出現在我眼皮底下,忍不住上前摸壹把,心裏壹陣落寞。突然想到采摘點蒿子,讓姐給我做點蒿子面,手剛伸出去,人壹下子木然,在心裏責怪自己:妳忘了?姐不是剛做完手術,躺在醫院嗎?末了,心裏空落落的。

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malay48.com. 莫乃性藥網 版權所有 , 乖乖藥,春藥,迷藥,乖乖水,香港乖乖藥